抗焦虑天然药物研究,卡瓦胡椒根提取物,西番莲提取物

陕西新天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行业资讯    抗焦虑天然药物研究,卡瓦胡椒根提取物,西番莲提取物

焦虑作为人类心理失调中最常见的问题之一,一直是心理学比较活跃的研究领域,但关于焦虑发生的原因,存在着众多不同的观点。焦虑症是一种以焦虑情绪为主的神

经症,主要由广泛性焦虑( GAD) 和急性焦虑发作( GAP) 组成。目前治疗焦虑症的方法主要是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受主客观因素影响较大而且周期较长,而药物治疗主要是使用苯二氮卓类、非苯二氮卓类、抗抑郁药以及?- 肾上腺受体阻制剂等,尽管这些西药见效快,但都会导致一定的依从性和不良反应,找到一种有效且不良反应小的药物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天然药物因其成分天然且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其作用明显而且不良反应小而成为学者争相研究的对象。目前研究天然植物的抗焦虑作用主要集中于用各种动物模型验证其抗焦虑效果并对其成分进行分析以期找到有效成分来开发新药。但对于其作用机制探讨却很少,这可能与焦虑症病理机制的复杂性及天然植物成份的多样性和其通过多靶点作用来发挥作用有关。我国有很多传统的天然植物具有抗焦虑作用,比如银杏叶、人参、酸枣仁、林蛙等[2]现就国外的一些天然植物品种进行总结和综述,希望能给以后的研究者提供帮助。


1 西番莲提取物


西番莲属Passiflora Linn 为西番莲科passifloraceae 内最大的一个属,大概包括500 种,均为草本或木质藤本多年生植物。主要分布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3]粉红西番莲是被西班牙探索者Monardus 于秘鲁第一次发现[4],是西番莲属中研究得最为透彻的的一个品种而且其抗焦虑作用也比较确定,相继就是紫果西番莲、翅茎西番莲等。但对于西番莲的抗焦虑有效成分及其作用机制却不是很明确。近年来有研究表明西番莲属的抗焦虑活性成分可能涉及到γ - 氨基丁酸( GABA) 、亲脂性物质和白杨素,这些物质主要是通过直接或间接作用于GABA - 苯二氮卓受体复合体来发挥抗焦虑作用,也有研究表明苯并黄酮是粉色西番莲抗焦虑作用的活性成分且研究表明其是通过芳香酶的抑制作用来调节神经甾体的转化能、β - 咔啉吲哚生物碱被认为是西番莲发挥抗焦虑作用的另一主要成分,其是通过抑制线粒体的单胺氧化酶活性,使单胺类神经递质( 5 - HT、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等) 的代谢水平下降,上调了突触间隙中的单胺水平,从而达到抗焦虑的作用[5]。


2 花菱草


花菱草Califorinia poppy,是一种原产于北美的罂粟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含异喹啉生物碱、黄酮苷等具有镇静、减缓焦虑作用[6]。花菱草的水提物在100 mg /kg 时表现了镇静和抗焦虑作用,腹腔注射和口服花菱草水提物,小鼠都未表现任何不良反应反应[7]。采用双盲法、随机对照法、安慰剂法的临床研究也表明花菱草在抗焦虑作用方面是安全有效的[8]。


3 芫荽


芫荽Coriandrum sativum Linn. 原产欧洲地中海地区,我国西汉时张骞从西域带回,现在我国很多省区均有栽培。研究表明100 mg /kg 和200 mg /kg 的芫荽水提取物在抗焦虑动物模型高架十字迷宫、开场实验、明暗箱和社会关系四个模型中都表现出了明显的抗焦虑作用[9]。M. Emamghoreishi

等也通过研究证明此观点,他发现100 mg /kg 的芫荽油籽水提取物在高架十字迷宫模型中表现的抗焦虑作用与0. 3 mg /kgDZP 作用相当[10]。芫荽的抗焦虑作用可能与其含有的挥发油成分和黄酮类成分有关,据报道,芫荽的挥发油成分中60% ~ 70% 是芫荽醇[11]。芫荽发挥抗焦虑药效可能也是通过GABA - 苯二氮卓受体复合体来发挥作用的,因为黄酮类与地西泮在结构上是相似的。


4 缬草


缬草Valeriana officinalis 是败酱科缬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全世界有广泛的分布,是欧洲最古老的药用植物之一,具有安心神、祛风湿、行气血等功效,主治心神不安、心悸失眠等症。缬草根提取物在3 mL/kg 时表现了抗焦虑作用,并无不良反应,缬草和西番莲属联合使用治疗效果更佳[12]。缬草中的主要成分是缬草烯酸和缬草素,体外研究表明缬草烯酸和缬草素通过多靶点增强GBBAA 型受体和GABA 结合的能力,而尤其重要的两个靶点就是β - 2 和β- 3。缺失β - 3 位点的小鼠在高架十字迷宫模型和明暗箱模型中未表现抗焦虑的作用,说明β - 3 在缬草发挥抗焦虑的药效中起着很大的作用[13]。Awad R 也发现缬草影响着GABA 新陈代谢的关键酶谷氨酸脱氢酶,1mg /mL 的缬草能激发提高谷氨酸脱氢酶40% 的活性,从而增加脑中GABA 的含量,进而提高其与GABAA 型受体结合的能力,从而发挥抗焦虑作用[14]。


5 卡瓦胡椒根提取物

卡瓦胡椒Piper methysticum Forst 是胡椒科多年生直立灌木类药用植物,产于南太平洋诸岛,根和根茎都可入药,20 世纪90 年代后期作为抗焦虑药物在西方国家得到广泛应用。其有效部位为脂溶性树脂部分,主要活性成份为卡瓦内脂、二氢醉椒素、麻醉椒苫素、二氢卡瓦胡椒素、甲氧醉椒素、去甲氧基醉椒素等[15]。卡瓦胡椒的药理活性可能不是由于其活性成分与BDZ 结合部位或GABA 受体的直接相互作用,实质上是与脂质膜相结合,从而对GABA受体进行非特异性调控。另外有研究证明卡瓦胡椒提取成分可非特异性阻断小鼠大脑皮层和海马部位突触小体上的去甲肾上腺素( NE) 受体,但对5 - 羟色胺受体无影响,表明活性成分对于单胺类物质的抑制作用与其抗焦虑活性有关[ 16]。之前卡瓦胡椒的提取物被人们广泛地用来治疗焦虑和失眠等,但自从2002 年爆出卡瓦胡椒提取物具有肝毒性后,德国、法国、英国、瑞士、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相继禁止卡瓦胡椒提取物在市场上销售[17],具体为何卡瓦胡椒会有肝毒性,目前不是很清楚,有研究表明,卡瓦胡椒的活性成分可能通过抑制细胞色素P450 同工酶[18]或影响P - 糖蛋白[19]过程中产生肝毒性的物质。


6 积雪草


积雪草Centella asiatica 多年生匍匐草本植物,原产于印度,喜生于湿润的河岸、沼泽、草地中。积雪草因其很多功效,如伤口愈合、各种皮肤病和女性泌尿生殖道等,一直在西方被用作药用植物,而其抗焦虑药效也被广泛关注[20]。积雪草的主要活性成分为三萜式皂苷如积雪草皂苷、斯理兰卡积雪草苷、羟基积雪草苷和积雪草酸,还有其它成分如丹宁类、黄酮类、植物甾醇类和生物碱类等,但可能只有玻热模苷和玻热米苷是抗焦虑作用的活性成分[21]。通过抗焦虑动物模型EPM、开场实验、社会干预、Vogel 饮水刺激等证明了积雪草的甲醇和乙酸乙酯提取物具有抗焦虑效果[22],临床研究也通过汉密尔顿简明精神病状态评定量表评价了70% 乙醇积雪草提取物治疗GAD 患者效果,发现其不仅能明显降低其焦虑状态而且可以降低相关的抑郁情绪[23]。其抗焦虑药效可能是因其参加介导胆囊收缩素受体CCKB 而发挥作用的[24]。


7 琉璃苣


琉璃苣Echium amoenum 为紫草科Boraginaceae 蓝蓟属草本植物,主要产于欧洲、地中海地区和伊朗北部[25]。琉璃苣的花和叶在世界各地被作为药用,主要用于治疗抑郁、心脏病、炎症等。研究表明,腹腔注射25 mg /( kg·d) 和50mg /( kg·d) 的琉璃苣共注射7 d 的话,其含水酒精的提取物表现出明显的抗焦虑作用,并无任何依赖性[26]。临床研究也发现证明其抗焦虑效果,并在使用4 周后也未发现任何不良反应[27]。琉璃苣的主要活性成分为罗丹酚酸、黄酮类化合物、g - 亚麻酸、痕量的生物碱、挥发油和anthocyanidine


8 朱顶红


朱顶红Hippeastrum rutilum 是石蒜科朱顶红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秘鲁和巴西一带,现各国均广泛栽培。大麻二酚是花朱顶红中的主要成分,可以阻滞高剂量时四氢大麻酚的致焦虑作用,经Vogel 饮水冲突实验,证实了其具有抗焦虑作用[31]。从花朱顶红中分到一种生物碱( 山小星蒜碱) 它可以减少戊巴比妥诱导的睡眠,结合高架十字迷宫和强迫游泳试验的结果,认为该生物碱以及其他从石蒜科中分离到的生物碱可能具有抗焦虑、抗抑郁和抗惊厥作用。


9 加锡弥罗果


加锡弥罗果Casimiroa edulis La Llave 是芸香科植物,原产地为中美洲墨西哥,共6 种,我国西双版纳引进栽培1种。Mora 等采用多种抗焦虑动物模型如高架十字迷宫、自发性运动、强迫游泳、填埋实验和孔板实验等分别对小鼠和大鼠进行了抗焦虑实验研究,结果发现,不管小鼠和大鼠,在这些模型中焦虑情绪明显降低且未表现任何的不良反应,由此可以说明,香肉果的含水酒精提取物具有抗焦虑效果和镇静作用[33 - 34]。至于发挥抗焦虑作用的活性成分和作用机制则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证明。


10 大叶合欢


大叶合欢Albizia lebbeck 属高大的落叶乔木原产于非洲及亚洲的热带地方,现于大部份的热带国家均有种植。大叶合欢叶的正丁醇部位在25 mg /kg 的剂量时具有明显

的抗焦虑效果,正丁醇部位含有大量的皂苷类成分,说明大叶合欢的有效成分可能是皂苷类。且通过研究发现,大叶合欢的正丁醇部位会抑制有巴氯芬诱导的被动性和低温性,巴氯芬是一种GABAB 型受体的拮抗剂,由此可以说明大叶合欢可能是通过介导GABAB 型受体的功能来发挥抗焦虑作用的[35]。也有研究证明大叶合欢的水提物在100mg /kg 和200 mg /kg 剂量下都表现出明显的抗焦虑作用,同时也发现吲哚洛尔能完全阻断大叶合欢的抗焦虑作用,吲哚洛尔是5 - HT( 1A/1B) 的拮抗剂,这说明大叶合欢也有可能是通过血清素能性的神经系统来发挥抗焦虑作用的[36]。从以上的综述来看,很多天然植物具有降低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功效,再加之其成分天然,服用之后也未见不良反应出现,故未来可以把天然药用植物作为一个研发方向,并利用其特有的优势开发出能重启人类新药的篇章。当然我们这只是概述了几种研究得比较广泛的天然抗焦虑药用植物,还有一些需要未来的学者进行更全面、更系统的综述。